明悟

要命的慈善 #Y212

字号+ 2018-10-30 15:41 我要评论( )

本文所有内容都是道听途说的,主要信息来源是一些我熟悉的索马里人(我是用特殊方式联系到他们的,文章后半部分会说明我是如何联系的)。 在非洲的慈善组织啊,虽......

本文所有内容都是“道听途说”的,主要信息来源是一些我熟悉的索马里人(我是用特殊方式联系到他们的,文章后半部分会说明我是如何联系的)。

 

在非洲的慈善组织啊,虽然我们经常听到叫他们“洗钱”,还有很多别的七七八八的东西。

但是事实上,这些慈善组织恐怕远远比绝大多数人想的坏的多。

 

而且,这些慈善组织叫“非盈利”,其实也只是从“发达国家”的财务计算方式来看的“非盈利”,其实是盈利的,而且是更深层次的盈利。

 

只不过,他们的盈利不是完全依靠市场行为,而是依靠暴力。

也许大家以前听过什么“慈善组织”给军阀送物资的事情,或者在《战争之王》这部电影里面也看到过类似内容,但是实际情况恐怕远比这复杂。

 

这些慈善组织,既不完全是“列强压制弱国”的打手,也不完全是“破坏当地市场平衡”,而是多种元素兼而有之——你把“慈善组织”当成独立的经营机构来看会比较好,也就是那种多方拿油水的机构。

 

由于利益链条非常复杂,我也在拼凑中,所以我只能把一些大约知道的,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可靠的事情来说明一下,也就是通过现象分析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首先我从索马里“什么事儿绝对不能干”来说明一下。

 

在索马里,如果你是个地方头目,你绝对不能干两件事。

1:进行集体供电,别说开发电厂,就算是开个小型发电机中心给一大块区域供电,也可能会受到“正义的制裁”。

2:进行集体供水,这个倒用不着弄的和我们自来水管道一样高级,只要是集体供水都不可以——以公共服务模式的都不行,哪怕你只是不同的地方开个水槽,然后在那儿大规模卖水也不可以(现在已经基本做不到了)。

 

美帝喜欢控电,欧洲人喜欢控水(尤其是法国佬和意大利人)。

 

这两者最大的问题就是,谁能提供这种级别的服务,那么他控制的社会组织规模将会迅速提高。

说白了:政府要想能够大规模的形成,就至少得用暴力为基础(后来可以用经济)的手段,来控制一些必须的公共服务。

 

治安可以不管靠自治,医疗完全靠市场也未必不行,但是三样东西是必须政府打头的,因为其涉及的利益不仅广泛,也有很大的不可预料性。

1:道路桥梁。

2:集体供电。

3:集体供水。

 

对于一个需要发展的现代组织来说,路代表的是较低的贸易壁垒,不仅对于进口东西有利,对于出口也很有利。

电,则可以使用大量现代传媒,不管是收音机还是电视机都需要电,更别说为其提供内容的电视台和电台了。有了电,就算生产不出现代化的产品,也能利用现代化的产品,因为其他发达国家的科技产品都是以电为使用基础的。

水,水是重要的民生物资,它涉及生活和生产的方方面面。它是相对来说最容易实现的(初步的),但也是人类在聚居过程中最不可或缺的。

 

如果没有初步的集体供水,那就不可能有电,因为不需要电。如果没有水电,那么即便是人力修路,那么也承载不起那么多工人,社会生产水平也支撑不起这样的大工程。

 

从国家层面上来说,欧美列强是不希望索马里有一个强力统一的政府的,至少在欧洲一些国家和美国在航道问题上达成一致以前,是不希望出现一个强大的政府的——要是形成了,那肯定会“投靠”某个强权,那么这条航道可能就要有“过路费”了。

所以咯,要是给“很多人”供电供水,当然不行。要给也只能给傀儡。

 

从慈善组织角度来说,因为水电控制的特别严,所以盈利空间也不是很大,所以其实在索马里人道主义“救援”,本身程度还是相对较低的。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的恶心。

 

大家都知道啊,原来索马里是殖民地,由于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自然资源(矿产都不是特别好),所以主要的产业是农业和畜牧业,主要还是畜牧业,因为肉和奶产品的附加价值高一些(也没那么重)。

后来非洲也就闹了独立运动,索马里磕磕绊绊的也独立了,之后当然是倒向的苏联。

索马里之后和埃塞俄比亚闹冲突,苏联支持埃塞俄比亚,然后索马里就和苏联闹崩,并且开始亲西方。

万万没想到,西方一开始看起来好好的,后来才发现恶心程度比苏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人家直接把索马里搞得南北分裂了。

 

在分裂的过程中,因为需要武器弹药和资金,所以两边开始疯狂的当买办……原来独立之后牧场搞了国有化,虽然造成了同样的“大锅饭”问题,但好歹是自己的,索马里人还有有口饭吃……

在疯狂买办的过程中,牧场的经营权就又回到了欧洲佬手中啦。

而且这种回归还不可能靠原来的那种独立运动夺回来。因为他们这么一打,社会组织解体了,想团结起来一起怼都不可能了。

这里面不能团结的原因有很多是很根本的。

 

原本之所以索马里一些地方有公共服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白人的需求而建立的——由于当时的生产环境不能让管理者离的太远,银行系统也没办法“在线”,所以这些白人甚至一家老小,都在索马里。

 

这个时候没有公共服务和他们熟悉的享乐环境是不行的,所以白人建立了一个基本服务依托于本地人的社会系统,例如说城市。

 

正是这些城市产生了大量的周边工作,所以索马里人也变得更有组织性。更何况在看到白人奢侈的生活和无尽的欺压之后,他们得以有组织的进行反抗,并且在白人最弱的时候把他们驱逐出去。

 

在今日的索马里西方资本牧场里,你是见不到白人的,只有当地已经被驯化了的索马里人,而资本流动完全依靠现代化的信息手段。

 

这个时候就不再需要符合白人需要的现代化城市了,而索马里原来的城市人口,也就失去了价值。

 

此时由于产业的崩溃,索马里人也就失去了组织性,再也不可能展开真正有效的大规模反抗了——现在索马里局势趋于平缓,主要还是由于大家已经习惯了,而新政府也是受西方直接控制的。

 

当然,新政府也不会为老百姓供水供电,只会为被驯化过的本地牧场权贵提供小范围的供电供水和医疗。

原来的牧场,至少穷人还能喝上奶,因为白人需要这些人作为基础城市服务人员。

现在奶已经是喝不上了,因为运力和加工条件比较差,所以制奶产品和鲜奶都不是很方便,所以量相对很小(加工后索马里本地人也吃不起了)。

所以大部分牛奶都被浪费了,只卖肉,因为肉的单位重量下附加价值比较高,即便运输条件比较差也是有利可图的——毕竟以吃肉为目的的养牛,主要成本还是来源于饲料和场地。

 

文末我会说明一下我在索马里那边的势力的情况,由于缺乏可以有规模经济的产业,我的小势力也只能是修修车。

所以最后我会讨论一下我现在正在想的某些产业——很难想,因为索马里要什么没有什么,唯一有的就是遍布海岸线的,西方列强违法倾倒的成吨的塑料和危险垃圾。

 

慈善组织在这些事件中的作用是什么呢?

其实不好给一个统一的定论,但是我会说一些事例,大家可以想办法把利益链条串起来。

 

首先,欧洲慈善组织特别喜欢对付“水”。

比如说,这个村子里有一口水井,而周围有西方列强的牧场,牧场需要水。

这些井很珍贵,而且往往是这个村子世代传下来的,甚至周围很多“卫星村”也要依靠这口井。

慈善组织就会跑过来,然后说“诶呀,这个井水不安全,不干净,我要帮你搞现代化水井”。

 

这些小村子里有的人精明,有的人笨,但是无论聪明和笨,你都很难拒绝慈善组织的要求。

这一方面是因为慈善组织会对村子的头目有一些利诱,主要是医疗。

另一方面是,这些慈善组织是有暴力背景的,尽管他们自己不涉及,但是牧场的“当地管理者”却明白。

我这里告诉大家一件事:非洲暴力组织,包括军队和军阀的战斗力,主要不是武器装备的好坏,而是医疗用品的充足程度(短期来看是燃料)。

 

我跟大家细细说,这个很重要。

大家都看过“黑叔叔式ak射击”吧? 

 (老子今天就教你ak压枪)。

 傻子都知道,这种打枪方法别说打中别人了,自己还暴露在火力之下。

 

 知乎上有个内容,就是说为什么黑叔叔会这么开枪。

  • 因为黑叔叔们认为,打枪能不能打中敌人,主要靠的是巫术,枪本身就是一种高级巫术。

  • 所以你只要找个好巫师给自己做法就可以了,以后你就能打中敌人,而防护主要也靠防御巫师解决(这是真的)

  • 瞄准这事儿,就是看着敌人选定目标,然后把枪口大概对准敌人就行啦,只要你请的巫师法术够强的话,子弹就一定能打中敌人。

  • 换句话来说什么仔细瞄准不存在的,真正重要的是买个好的锁头挂,自己再买个锁血挂,这样就百战百胜了。

  • 所以这些把枪举过头顶的黑叔叔,心里的想法和我们吃鸡的时候开了“橡皮人”+“锁血”+“锁头”外挂是一样的。

 

你就要想了:大爷的,难道就没有人去试着瞄准吗?

我跟大家说,还真没有。

 

因为不管怎么说,子弹是很贵的(品相很差的枪也就两匣子弹的钱),而非洲人很穷。所以事先的训练是相当少的,就算是有也只能是基本的武器操作。

在原始的状态下,依靠实弹射击训练来自然的培养“打枪要瞄准,而且我还不能暴露”的想法是很困难的——他们还没有养成“瞄准、击中”的因果联系。

 

大部分人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被拉上了战场,这个时候子弹倒是多了,于是他们就开始浪。

 

真正的把瞄准对应击中,以及如何隐蔽,这都是要从实战中慢慢学习了——好在对方的枪法也是半斤八两,所以浪满全场没被一枪直接打死的可能性很高。

 

当然啦,也有的情况是大家都把子弹浪完了,结果发现大家贴脸打了三万发子弹连一个人也没打死,你们看到很多非洲城镇交火之后的照片,也许会纳闷一个街道怎么会打的这么激烈,墙壁都快被子弹扫翻了……我跟大家说,这很正常,两帮人经常不考虑绕侧不考虑战术,就在街道两头乱扫……人是可能一个没打到,周围的房子倒是吃了子弹。

 

但是,实战也是经验,能打死人就是好。所以几场战斗下来,很多黑叔叔是能摸到门道的(特别是能经常看到电视的)。

于是这些人就从一个“巫术新兵”,变成了一个习惯性大致瞄准的老兵,而且这个过程是会逐渐升级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大多数交火都不了了之,所以武器基本都能回收的结果——枪比人值钱,所以就每次通过实战来锻炼。

 

这里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也许你不用管新兵死了,但是老兵你必须管。

 

可是在这样的战场环境下,大家基本以近距离交战为主。各种子弹乱飞,手榴弹弹片乱飞,还有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的迫击炮会打过来。

所以老兵也有极高的负伤概率,大多数是弹片伤。

 

这种弹片伤在现代军队看来简直不值一提,直接把弹片夹出来,缝一下或者加个纱布,完事儿了再来一针抗生素。只要没伤到要害,基本上半个月也好个大半了。

可是在非洲就不一样了,现代医疗用品太少了,医生也太少了,就算想办法挖出了弹片,这个人也很容易因为感染而死掉。

 

腹部伤更是没办法解决,在原始条件下腹部伤比胸腔伤死亡率高得多,这主要就是因为感染——因为腹腔受伤很容易打穿肠子或者胃,在现代条件下这很好对付,但是原始条件下消化液的渗漏会直接导致伤者腹膜炎死掉。反倒是胸口不一定会被感染,即便是肺被小弹片打穿了,肺自己经常也会自己闭合伤口,不至于造成大出血或者致命程度的气胸。

 

这就是问题所在:黑叔叔通过实战检验的概率太低了,因为随便一个小伤就死了。热兵器战争不像冷兵器,你技术好了可以比较高概率的碾压技术差的,热兵器很可能一发流弹就打伤你了……所以热兵器战争医疗特别重要。

只要其中一方稍微在医疗上强大一点点,那么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的战斗力增加都会非常明显——军队基层指挥官会瞄准,有一定战斗意识,只要基础医疗能够覆盖到他们,那么碾压那些基层也是菜鸟的部队就毫无压力。

 

所以,现在你大概知道,为什么援助非洲的慈善组织那么看重“药”了——暴力组织要想赢就需要药,而慈善组织需要这些暴力。

现代药品大多不是非洲本土可以生产的(需要大量化工),所以唯一的来源只能是购买,可是他们并没有多少很好的经济来源——如果有的话,实际上他们就有自己决定某些事情的权力了。

 

药物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昂贵,尤其是非洲人普遍需要的基本药品。

这就能让“控制暴力”的成本变得最低。

 

这也就是为什么非洲的“阿拉伯有关势力”一般从战斗素养上来说会比较强,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细节宗教带来相对“严谨”的特性,另一方面是阿拉伯有关势力一般来说比较容易得到药品资金的支持。

其实买买提大叔的水平也不高,但是他们战后活下来的老兵多,久而久之水平就好那么一点(也就相对与黑叔叔以及实战经验更少的土豪军)。

 

至于军火嘛,资源换军火。而且很多军火也是不卖白不卖,因为拿到的军火基本上都是库存货。说白了就是别人不太想继续存下去的东西,特别是轻武器弹药什么的。

弹药库存久了很危险,装药的性质可能会变得不再稳定,所以要么销毁要么抓紧机会用掉。

 

美国越战的时候轰炸机上挂的东西可很多是二战货,因为销毁成本很高,而且很慢。

当然啦,我们后来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也打了一堆库存炮弹——不用白不用,干脆送给敌人。

 

如果没仗打就尽可能卖掉,但是耗材的销售主要看对方的用量,对方用的少你就没地方卖。

大件军火可以学西班牙和俄罗斯,航空母舰贱卖给泰国和给印度,这样你不仅可以不用报废,还能从今后的配件上赚钱。

 

小件的批量大,你平时不得不存,但是销毁起来更麻烦,大国通常也不缺这东西,所以就得找个“废品使用”市场。

非洲战乱如此频繁,自然是不会挑挑拣拣的,就算是中国的木柄手榴弹他们也会要——原来在援助阿富汗抗苏的时候,我们想把这些手榴弹白送塔利班,结果送到塔利班拒收的程度(目前还可以够用两百年,但是库存不可能这么久,所以只能想办法消耗一点就消耗一点)

 

其实啊,当年非洲再次资本进驻,大规模战乱的90年代,我们也没少卖这些东西……然后还有不少船被查了……我们军事实力弱,只能吃哑巴亏,抢生意抢不过人家。

 

慈善组织不被“反对”的一个原因也在于此,因为这些组织对于很多大国也是有点儿用处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是个村民,我问你……你敢不接受“慈善组织”的“好意”么?

 

你接受了,人家搞一个“现代化改造”,瞬间这里的水就合适牲口喝了,原来这个水太不卫生了,给牲口喝都不够格。

当然了,既然别人给你现代化改造了,那么当然要听别人的咯,这个水要根据“需求量”分配,一定要“慈善”。

用水量最大的是哪个呢?当然是“睦邻友好”的牧场或者矿场咯,都是大家的东西嘛,你就不要介意啦。

 

等牧场过来了,强拆工程就开始了,慈善组织就成为了“拆迁办”。

哎呀,这里牧场要修呢,再说你们的水好像还是不够啊,你们的生活太辛苦了,我要帮你们改善一下。

这样吧,我们给你盖了个还建房,名叫难民营,你们可以住进去。

 

我觉得你们要赶紧住进去,我们给你个头衔叫“战争难民”好了,如果资源开采光了,你们就叫“环境难民”好了,你看看多好听。

什么?你说这里没打仗,哪来的战争难民?

你瞧瞧,我们是啥人啊,我们见过世面的,我说会打就会打的。

 

等这些村民撤走以后,当然难民营几乎是啥都没有的,一开始会提供一点水和食物,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想回去?

哎呀,你说说你们干啥想回去?你看看你们现在这么集中,还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回去多危险啊,还不如待在这儿,我们还好保护你们免于难民营大屠杀啊。

乖乖的啊,我们有困难,食物和水暂时是送不到了,你们就在里面千万别出去,你看外面可有很多架着机枪的皮卡呢,多危险啊。

 

哎?什么?水和食物一个月都没送到啊?什么?他们跑出去啦?

赶紧保护难民哦~~~

哎呀,人太多保护不了啊,不就一个月没吃饭么,至于这么急么?

哎呀呀,来不及了,万恶的地方武装把我们可怜的难民杀光了,果然我们要加大援助力度,如果不是人家捐钱少了,我们怎么会供应不了他们的吃食呢?

 

快播放煽情音乐,配图非洲难民营挨饿小婴儿,大家好名正言顺的捐款啊。

啥?有人捐2000美金一瓶的维生素C?

真是大善人,赶紧来一飞机(当然,这是少数,毕竟维生素c好歹也值几块钱一瓶,人家可以挑完全没人要的垃圾去送……当然这个钱嘛……)。

 

其实非洲物产还是很丰富的,就算真的是好吃懒做,其实也不至于现在这么惨。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它里面很多居民就是在这样的逃难过程中进入了摩加迪沙——原来摩加迪沙是富人住的,现在对调了(除了一小部分地方)。现在是被掠夺了土地,被掠夺了居住地点的人居多。

 

其中法拉赫·艾迪德这位人物,就是一个枭雄,他在索马里最大的动荡时期发迹,当时控制了摩加迪沙的大部分索马里南部地区,禁止“慈善组织”进入,联合国的物资也直接抢走(否则会给慈善组织支持的新生分裂军阀,借此打击他)。

 

所谓:军阀误导了人民,让其把枪口对向“帮助他们”的人,都是扯淡。

跟着这个军阀就是有饭吃,有饭吃人家才会拿起枪杆子,而靠什么“援助物资”才吃的饱几个人?主要还不是靠艾迪德的力量控制着重要的香蕉产区?(索马里人主粮是香蕉,其实非洲很多地方都是这样,但是外界力量的干预夺走香蕉田,逼他们吃大米和小麦(非本地小麦,尽管他们自己有麦子),这是为了控制他们。)

 

其实在艾迪德控制的时期,状况其实还可以,艾迪德减少了西方资本对于牧场的各种倾吞,并且还维持了基本的物资分配和社会秩序。

《黑鹰坠落》描述的,就是美军抓捕艾迪德失败的故事。里面的摩加迪沙民兵拼死作战也是真实的,毕竟艾迪德给他们维持了生活。

当然了,艾迪德是残暴的——任何掌握暴力的人都残暴,我们感觉是否干净,只是再说“脏活儿”离他的距离有多远罢了。

关键,还是在有没有效果,很显然艾迪德做的事情是很有效的。

 

当然了,艾迪德杀联合国维和部队也是真的……当然维和部队去那儿也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维和……当时过去维和停止争端,其实是给后续造成更大混乱的各种新生小军阀争取发展时间(搅混水)。

尽管人家肯定不会这么说,但是用膝盖都能知道,当时联合国维和部队能去的地方,军阀是成千上万的冒出来,等小军阀开始混战的时候,联合国维和部队就撤到下一个安定地区然后隔离当地和外界的军事联系,继续如法炮制一堆军阀。

 

维和部队没到一个地方可能还不算很乱,到了那是绝对乱——除了实在是乱过头了,大家要停火以确保地缘利益的时候(现政府大家觉得更有用),维护部队才是真的维和……

这个路子特别像当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都要被灭了,赶紧联合国出马拖时间,给以色列喘息之机。

套路一样一样的。

怎么说呢,都是大国的打手,正常……

 

艾迪德96年的时候被刺杀了,他的长子接任,他的长子当时正在……正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

 

联合国,小军阀,西方本地资本,国家级别的利益,慈善组织结合起来看,侬晓得伐?

 

你不得不从,就算你战术上赢了,人家真要对付起来也有的是办法。

当然,美国控制大儿子以后,索马里的情况自然是“根据需要而定”。

 

代价当然是巨大的,最后能守住的属于索马里人的东西,也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高利润的东西都没了,剩下的只有香蕉,问题是好的香蕉园也不再是索马里人的了。

 

慈善组织在“有人”需要时,是“侦察或扩大战果”时候的蝗虫。

在大国暂时不需要变化的时候,是其他利益集团的打手。

当资本家稳定下来时,他们就促进各种小军阀内战,促进他们用资源换弹药。

 

维和部队只有在“定大方向”的时候才会出手,平时靠“慈善组织”才是“经营”。

 

你也许会觉得:不这么做,让非洲发展起来不是更好么?这样市场更大。

 

问题就在于:谁第一个这么做,谁就会吃亏,大家都是平衡的状态下,谁这么搞谁就是傻,而且还不一定成功。

 

但是呢,如果第一个这么做的人成功了,那就会成为真正的老大,而且还会是一群有一定自主能力的国家的老大。

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在非洲的行为是新殖民主义”的由来——你看,他们承认自己在搞旧殖民主义。

 

他们是怕中国这么建设来建设去,外加大量的低等级工业产品的进入,真的让一些非洲国家开始具备自己的成规模的现代产业。

这种事情只有产能巨大的中国能做得到,也有动力去做,所以西方列强真的是害怕了。

 

不过呢,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西方原来把非洲搞成这样,那么西方在非洲大多数国家的利益其实总体不算很多,所以说反对中国的力量也就不够,也不急——当然,他们肯定在盘算万一中国成功了,他们如何去把胜利果实抢到手。 

 根据不可靠消息,现在“慈善组织”最喜欢利用的就是铁路线,因为“慈善物资”很方便的可以通过铁路线进行运输。

 然后呢,在每个车站地点,“恰好”出现最多的军阀和暴力组织混战,原本还发展比较好的车站就这么打的没用了。

 可是这些国家的政府的控制能力有限,军队实力也比较有限,而且“恰好”这些地方的军阀和暴力组织莫名的战斗力很强。

 政府军的小股部队根本打不过这些军阀。

 

 于是越过“水电”和“自己的大规模产业”的“修路”计划,算是失败了。本来是想着“要想富,先修路”,降低交易地理门槛的,现在被各种奇奇怪怪的转瞬即逝的暴力团伙搞得昏天黑地的。

 

 这都是慈善组织干的漂亮啊——在我眼里,很多慈善组织就像是本地混不下去的黑帮,然后换了个国家继续干。走的是“大暴力玩不起,小暴力和挑事儿能力超强”的路子。

 

 原来,中国在援助坦桑尼亚的时候,“慈善组织”套路还没发展成熟。所以阻碍这一事件的主要是当地力量,以及外部势力直接去援助反对势力。

 可是你也知道的,这些势力本身其实组织能力不强,只要是“国对国”,中国还是有办法对付的。

 

顺带说一个组织对组织的轶闻(不保证真实性):东非解放军碾压其他非洲军队,装备差一点都无所谓,全非洲唯一可以把坦克开成直线,而且还可以静对动射击,所以什么“皮卡冲击坦克群”对于坦桑尼亚军队来说是不可能的……另外南非EO雇佣兵公司曾经的主力似乎也被某不明“大客户”给“安排”过,而且安排的妥妥的,EO后来能顺利关闭的主要原因也不仅仅是南非法律取缔了他们,而且EO后来分裂成为多个公司,也不仅是业务需要……而是重要的人死了好多……你刚集结的时候被一群不知道哪儿来的操作娴熟的59坦克给碾了的时候就会这样(没有留一个活口,所以只是后人传闻……)之后还有一大通多国联合安排,从击落公司运兵飞机到炮击集结点都干,从最晚96年安排到至少05年,从主公司到关闭分裂后的主要残党也全给安排了,基本上EO公司的分支也是死的没人想去了……另外,这个下假单子的大客户不完全是土鳖……联合国可能也掺了一脚……地面上动手的和土鳖势力有关。安排的原因可能是EO公司做的有点太大了——他们小半个公司的队伍可以灭国……你说咧(非洲唯一能依靠正面突袭推平EO公司主力的只有坦桑尼亚部队,连南非自己的军队自己干起来都不一定能轻松对付……所以南非也不想留着EO公司——可以说剿灭EO公司及其残党,是非洲力量打击外来势力干涉的一次伟大胜利,只是这个胜利还非常的不够)。

对了,如果你们看过一些军事小说……也许你会知道一部作品,里面有个AO公司,就是拿EO公司做原型的……里面很多故事其实并不完全是杜撰。

 

 国对国我们还有一些办法,比如说我们把火车改装了一下,在上面装上防弹装甲,并且安一个老式坦克的炮塔……装甲列车出现喽。

 于是对面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铁路”是高密度力量,你干扰打劫只是小股力量,这样是打不过的,而出动大规模力量直接颠覆,则需要看具体环境,要是有外力保护的话就没这么容易。

 

 所以坦桑尼亚维持了较为高度控制的政府,抓住了机会。

 虽然这个力量相对于比较强的国家是很弱的,但基本可以维持整个国家系统不被“慈善组织”打垮。

 

 但是对于那些更落后的国家来说,西方国家终于改变了策略,不再“组织”对“组织”。

 他们用更加节约成本的办法,化整为零的打击非洲国家。

 

 战争是人类最复杂的行为么?

 也许以前是,但现在恐怕不是。

 现在最复杂的事情,应该是“治安”——随着产业链变得更复杂,尤其是先进体系的产品的各种普及,内部治安问题变得空前复杂。

 

 所以,西方列强使用“慈善组织”,其实是升级了的。

 当然,我不是说这些慈善组织一定是西方列强建立的,也很可能是一些聪明人自己发现了这个有油水的生意,例如说那些没有被快速驱逐掉的老板……(我现在还在找发源,不过好像真的是这撮人拉拢了最早的嬉皮士搞得这一出,把非洲描绘成天堂之地,像是洗涤心灵这样的说法,然后捣鼓捣鼓就玩出这种东西来了,虽然说援助是国家先想出来介入他国政府的办法,不过靠慈善这东西可能真不是政府先想出来的)。

 

慈善组织的牛逼之处就是在于它打击的是别人的软肋,它不跟你刚正面,因为正面的军队和政府核心组织都是可以被对方高度掌握的,是可以集中资源管理的。

在现代信息传递速度加快的情况下,靠原有的渗透对方的办法,很难起到足够好的效果,资源也不够划算,很可能是你搞下来了,对方政府的效率不够高好处不够多,更可能的是这个强行拉上去的政府本来就缺少根基,结果倒闭了。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认为中国的援助总是“亏”的原因之一。

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你投入的资源打了水漂。

 

所以说这些组织必须找到另外一个生财之道,它不需要获得一块区域的“最高盈利潜力”,它要确保的是“每个地方都能赚点钱维持自己”。

 

刚好,非洲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按照现在的慈善套路,恰好就是“哪里都能来点钱,给很多人打工”,这样生存问题就不用愁了。

一个组织,最重要的是“存在”。

有个鬼慈善组织,无非就是暴力缝隙之间,作为暴力和暴力之间的掮客罢了。

有利的公共服务有没有?当然有。

有利的公益组织有没有?根据客观情况来看还是有的,但是要在特定时期。

有利慈善组织有没有?有,但他们和雇佣兵公司也没啥区别了,从某些方面来说还更凶残。

 

其实这很像是我们见到的狗粉组织,捡狗,卖狗,搞事情,卖宠物用品,再帮那些不想养的收狗,然后再卖狗,不好看的狗直接卖给火锅店。

慈善组织就是:你这里要想发展,然后我不容易介入了是吧?那我能赚钱的方面就少了。

 

好,我拿点物资,特别是医疗用品,带一帮人到你们这儿瞎捣乱。

捣乱可不是一种组织性的军事进攻,而是不停的会引诱各种方面进行暴力袭扰。

 

这个时候在那个局部如果没有足够强的初始武装力量,就对抗不了这种骚扰,每次都会造成可观的周边市场的破坏。

可是这又不是大组织对付大组织的,所以这不是军事行为,而是一种治安问题。

 

治安问题要想解决是非常困难的,要么靠当地自己的自我治理,要么靠大量资源由上级强推。

问题是,如果造成这个“治安问题”的组织的资源来源不完全是依托于本地,而是依托于外界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这样治理的难度会很大。

 

地方自我治理的话,慈善组织可以不断地破坏当地武装力量的平衡,使得战斗不断,地方上承受不起。

上级强推的话,很多地方可以同时出事,你根本管不过来——而且你的很多下级也担心这种事情发生。

 

这就是麻烦的地方——新的策略是把政治渗透,军事压迫转为全国治安问题,由底层倒逼上层不得不就范。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花小钱办大事”的典范。

 

花钱办事的强权EO没有了,散兵游勇的慈善组织就起来了,用了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另一种相似的效果。

 

感情非洲人民都变成了帮忙打枪消耗子弹+为了买子弹所以卖资源了。

换句话说发达国家用了最不值钱的,用来列强与列强之间斗争剩下的“赔钱货”,就换到了自然资源。

 

以非洲发展的好是一本万利,发展的不好是0.5本千利——但是发展一本万利的人等于一开始就得罪了一大批无本千利的,会让他们没饭吃,而他们的初始力量又强得多。

列强政府到底也不是商人,还是讲稳定性的,所以饭碗不能砸在自己的任期里面,自然就不愿意走风险比较高但也更划算的一本万利,而是走稳妥的0.5本千利。

 

这样来看,列强对于非洲的行为,难道这就是“地球太小,所以全球化内卷”的典范?列强的小农(地球)经济思想?

不过就这么看来,我国是可以,或者也只能走“一本万利”生意的,毕竟0.5本千利的生意,别人未必让我们吃。

当然其中的挫折是会有的,特别是想从彻底改善某个非洲国家基础面貌的策略,必然会遭到0.5本千利集团的各种对抗。

 

现在就是这么个问题,中国的很多投资,简直是被这些慈善组织“蚂蚁咬死大象”。

当然一些纪录片里面,中国工作人员和慈善组织关系是很好的。

慈善组织是整个组织坏,但是不代表参与其中的个体是坏的,事实上他们很多人都是很善良的人。

 

但组织就是这样,如果能屏蔽一部分内容,并且“添油加醋”的话,是很容易忽悠人的。

特别是这些人在自己的国家内,也被自己国家的一些意识形态给“愚蠢”过了,慈善组织也很容易对接。

 

这群人就是免费的劳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做着自己不知道的坏事……甚至有可能一些小型的慈善组织也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毕竟,他们看不到自己做的事情的因果。

 

好端端设立一个难民营,咋就突然大屠杀了呢?一定是别人先看准了,一定要杀这些人,所以他们才跑难民营的。

但是,根据那边的人的反应,这根本就不可能是“因为难民营人多了,所以别人来杀”,至少绝大多数情况不会是这样。

而且这些“后续”慈善组织也不知道前面的那个“井”就是之前的慈善组织搞得,然后井被掠夺时候的说服工作也是另一个慈善组织做的……但是他们一定存在一个协调者,尤其是现在。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骗泥土白干活。

毕竟大家也可以看出来,慈善组织问这么多人要好处,自己也是不太稳定的,所以能压缩一点成本就压缩一点。

 

在我看来,就算这些“慈善组织”真的是在搞慈善,起到的打击当地社会的作用还是一样的。

如果你需要把援助,尤其是医疗援助给人家,那么必然要经过当地的豪强(暴力组织)同意,而暴力组织必然从中赚取油水,大大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你真心要援助,是援助给谁?当然是弱者。

可是强弱是会变化的啊,你当然要“持续的帮助弱者”……也就是“哪边弱,我就帮哪边”。

 

问题在哪儿啊?问题就是,最弱的这边的军阀一般也弱啊,无论这个军阀是不是从属于某个军阀,他这块地方的实力就要突然变强……结果就是……

 

就算“慈善组织”中的参与者是“慈善”为目的的,那么他们也会达成一个成就。

成就:“为了慈善目的达成,不计后果,不择手段。”

 

就像是那些人一样:“为了放生积德,老子才不在乎自己放的是食人鱼还是巴西龟”。

 

如果你在乎这种“后果”,你就是没行动力的慈善组织。如果你不在乎这种后果……那么实际结果就是人家必须战乱。

因为你不趁着有东西赶紧打,那么等你没东西被人打的时候,你连可以撤退的空间都没有。所以你不仅要趁着有物资的时候拼命打,还得把对方尽可能打的残一些,好让以后他们有东西的时候“补不回来”。

 

慈善组织干活完全就是恶性肿瘤,本来能有个军阀打赢也好,至少不至于打的没完没了——这样一干扰,不仅要打的没完没了,而且是必须打的没完没了,否则军阀都没法活。

好,我们退一万步讲,当地已经基本有一个大军阀好了。

 

Tm人家政府体系并不稳固,下面的人还是处于半暴力对峙的局面,然后你就下去“协调”,然后给他们超级不均匀的,一过性的战争资源……

真要命,很多地方性组织就是这么被援助没的。

 

然后,我们可以很清楚明白一个道理。

 

即便一开始的慈善组织并没有蓄意这么做,但一旦有组织蓄意这么做了,它满足志愿者和外界的效率将会大大提高。当然,它也更能吸引一些有其他目的和盈利方式的组织,这又进一步增加了“慈善组织”满足外界的效率,甚至别的组织还会和他协同。

 

所以慈善组织演化了那么多年,强悍的慈善组织都是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就和狗粉组织演化是一毛一样的。

 

一切非市场盈利的组织,最终都不可避免的滑向暴力或者干涉暴力——无论这种暴力是网络暴力,现实犯罪,还是干扰军阀,这只是根据他们能获得的资源和所处的环境所决定。

 

慈善组织其实真正玩的东西,就是意识形态,只是这个意识形态可大可小罢了。

 

现在慈善组织的规模,能力,调动的资源,肯定不可能是以前那种“小打小闹”的慈善组织所干的事情了,而他们能变大,必然要尽可能符合最优和利益最大的发展方式——慈善组织和慈善组织之间也是竞争的。

 

目前可以通过不可靠消息感知到的大型慈善组织的有利方有如下几个。

 

1:对西方经营或者由当地垄断资本,需要较大面积生产的资源型企业或者组织有利。

2:对于一些库存武器销毁需求较大的国家有利。

3:对于洗钱或者避税的人有利。

4:对于一些洗钱或者避税专用产品有利。

5:对于一些航运或空运企业有利。

6:对于联合国展开的一些工作有利。

7:对于经营某些航运中违法行为的人有利(例如向海中倾倒危险垃圾)。

8:在地缘政治方面,对一些国家也有利。

 

不利的方面呢?

大约只有一个了“新生的国家领导集团”,为了能想办法控制和分配这些利益,他们也不得不经常向一些大的慈善组织妥协……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促进稳定……除非……你懂的。

 

反正对慈善组织妥协的政府,一下子就会变得“无足轻重”,然后把手头最后一点东西给卖掉。

所以整件事,唯一不利的是那些“被帮助的人”,而他们发言权反而是最低的。

就算让他们发言,也只有说好话的,因为说坏话的死了。

 

一起说坏话,弱者一起争取发言权?

见到艾迪德的下场了没有?就算你打退了美军,用美军战俘和别人交换自己的俘虏,过不了多久不还是被奇怪的刺杀了么?

上去的还是一个海军陆战队的战士,之后还不是啥事儿都放行了么?

 

无论一个慈善组织一开始是否这么做,但只要更好的满足上述利益体的要求,那么这个组织必然在“慈善”上面会更有效率。

没什么慈善组织会标榜“我们改善了一大块地区的长期面貌”,基本都是吹嘘“你看看这张照片,我对xxx做了这么大的一件好事……你等下,我再给你看另一张……”

听起来很像神棍中医在说病例。

 

在一些强大统一的政治体系里,一部分慈善可能是有利的,例如说我基本上不觉得面对贫困山区小孩的“三元营养午餐”是不好的,这是对未来很划算的投资。

但是,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慈善组织只要运营的时间变长,体系变大,尤其是竞争对手变多以后,他们就迅速会变成一种奇怪的网络或现实暴力机构。

这种暴力程度会随着政体控制能力的下降而大大提高。

 

(注:三元午餐很不好。铅笔社专门批判过)

 

这也就不难发现,为什么纵观非洲“慈善机构”的发展,他们援助的东西也越来越“军事化”。

原来闹饥荒就调配嘛,筹钱从另一个邻国进口不那么紧缺的粮食,比如说香蕉干或者地瓜干之类的,虽然非洲穷,但是这些资源还是有的。

之后就变了,营养密度变得越来越高,大米特别多(大米实际上是一种很适合作战食用的东西,能量密度高,干的时候很轻),但是无论从价格上还是从运输难度上,大米绝对是不划算的,要想救人肯定不会用大米(即便是考虑到大米较轻节约的运输成本也是一样)。

 

如果说这个只是偶然的话呢?

那么现在在“很快就要发生战乱的地区”,甚至常常使用“人道主义救援粮”,也就是HRD——当然,这是我们王师的专利,不过王师在这方面干的事儿大约是从“慈善组织”这儿学的(详情可见我以前写的《现代反游击战》一文)

这个东西就是美军单兵野战口粮地简化版,上面红色包装的是新版,下面黄色的是旧版。

 

主要任务是让“一些特定人”集中在某些地方,然后让他们轮番换位置……一点一点的切掉他们抱团以及介意当地公共服务的水平。

这样可以有序的减少他们反抗的能力,以及从最基本的社会维持能力,以此减少他们聚居点周围的人口,使得他们更有利于管制……当然他们的目的可是五花八门……

不过核心目的不会改变:要让这些人抱紧美军慢慢死,但是抱紧别人马上死。

 

现在很多援助非洲的慈善组织,也开始这么“一份份”的搞方便吃的东西了。当然,这样的方法很受欢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

毕竟,谁不喜欢高热量,随时能吃,随地能吃,方便带在身上的食物呢?只是有一部分人会更喜欢而已。

当然了,越是紧急的地方,自然更需要方便吃的东西不是么?特殊需要嘛,吃饱了才有力气打……哦不是,是逃难。

你想想,虽然这些东西都发给了拿枪的人,但是一个有绅士风度的人当然会把这些东西让给妇孺老幼啦,对不对?

 

当然啦,比起方便吃还更贵的救援粮,医疗用品当然是更加大行其道。

他们绝不会和中国一样“愚蠢”,比如说把这些药品便宜的出售,当地的药店拿药去卖给老百姓。人家当然是直接送给“最需要”的人啦,而且那些人还可以帮忙发放不是?你看有人帮忙多好,我还是跟那个兵哥哥谈吧。

中国拼命送药,送医疗援助,一部分也是为了稀释这一部分影响。

 

很显然,慈善组织是讲速度的不是?在有了别人的帮助下,进入最“惨”的地方拍出一张好看的照片也是最容易的嘛,这是唤醒大家的良知嘛,对不对?没毛病。

 

上面的内容看起来很扯淡,但是各位仔细地想一想——如果要在慈善竞争中取胜,这么做是不是对竞争很有利?

 

慈善组织之间的竞争可比商业竞争恐怖多了,大家都是空对空。这可不是做生意还有一些规则,慈善组织可是打“良知的战争”,子弹和良知都是不长眼睛的,谁不同意我就打死谁。

 

以前有个家伙问我“中国对NGO(非政府不盈利组织)太不友好了!”

我这么回了一句:“因为中国人即便再不值钱,也是在一个高增长潜力的组织里面,每个人都可能会有很大的潜在正面价值,还用不着操心怎么低成本的彻底解决一大群人。”

什么狗屁NGO,分明就是屠宰场建筑工。

 

在这种竞争压力下,不是慈善组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这也不是什么“腐化”,或者“忘记初心”,而是竞争中的必然结果,能活下来并且做大的慈善组织一定不会是好东西——有些慈善组织是好东西,只是因为上级控制的非常严格(执行特定任务),并且宣传工作做的好。

 

而且我们可以发现“好”的慈善组织一般在本领域内比较“垄断”,这个时候反而暴力增长的比较慢,虽然内部的贪污腐败可能会更严重——但是对于一个这样的组织,你还能要求的更多吗?

 

好了,慈善组织有关的内容还是只说这么多吧,更多的事情大家还是自己考虑……而且说多了么,其实本国的手也没那么干净(相对干净点)……另一方面是慈善组织都是狗粉类型的人。

人家讲起道德规则和大爱无疆来可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话说你应该很少见到慈善组织的竞争用的是“有爱”或者“道德”的手段,一般都是“比富”“斗狠”“斗政治正确”。

 

慈善的个体,代表的是人类道德的上限,但是慈善组织本身,代表的是一切人类行为的下限。

 

想弄死你的对手?方便,去他那儿搞慈善就好。如果你介入不进去,那么就尽量把自己的地盘,在对面这边包装成吃喝便宜,水电全免,医疗教育全包,一天上班三小时的地方就可以了。

 

(下篇咖啡,已删)

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主要投资城市:重庆、上海 、杭州 、苏州 、杭州、北京、 深圳、 广州  、武汉、 南京、 沈阳、郑州、成都等,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帮助小白解疑释惑,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 铸造资产长城。抵御纸币通胀 ,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各省会城市均有群。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 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a8群需要验资,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 

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使用技巧,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

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689574 添加,验证语:入群

相关文章
  • 慈善组织的感恩节晚餐:和感恩火鸡一样感恩难民

    慈善组织的感恩节晚餐:和感恩火鸡一样感恩难民

    2019-06-13 17:38